當前位置 : 首頁 > 書庫 > 《公子,莫輕離》愿公子相離以后 誘受 公子,莫輕離完整版未刪節

更新時間:2019-09-29 16:16:14

《公子,莫輕離》愿公子相離以后 誘受 公子,莫輕離完整版未刪節 已完結

《公子,莫輕離》

來源: 作者:紅伊依夕 分類:宅斗 主角:蕭龍,柳影軒

新書《公子,莫輕離》全文在線閱讀,作者紅伊依夕,主角蕭龍,柳影軒,是一本宅斗類型的小說,精彩章節節選: “第三波,又是第四波。辭仙島島主還真死得起修煉者。” 茫音島迷澤深處,柳影軒踏著森森白骨,琥珀色的眼毫無感情地望著迷澤入口。手中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第三波,又是第四波。辭仙島島主還真死得起修煉者。”

茫音島迷澤深處,柳影軒踏著森森白骨,琥珀色的眼毫無感情地望著迷澤入口。手中純白的沉孽魔劍發出一聲劍鳴,隨后便被他放回袖中。

“只是,本座一度沒有等到料想中的那一波人。”他隨意結了一個咒印,白發上、身上的血色盡數化作血煙。發依舊如雪般潔凈,墨色長袍也依舊干凈非常。

“大人,四方的結界都設置完畢。屬下可否施展納魂之術?”末離躍到他身旁,垂頭聽命。

柳影軒頷首:“隨你享用吧。”

“是。”末離退至一旁,手里指法幾度變幻,而位于二人四周的結界亦動了起來。先前被二人擊殺的修煉者,整整四十三具尸首主人的怨魂,在結界力量的牽引下紛紛被末離納入體內,被封印而成為她身體中的特殊元氣。

見遍地的尸首全部消失,柳影軒不自地松了一口氣。死者的戾氣,外加茫音島本就有的瘴氣,已讓他身體中沉眠的魔封之力有了一絲蠢動。倘若此行的殺戮沒有末離的納魂之術介入,他只怕早就被元氣反噬。

“大人,阿楠昨日傳來訊息,那丫頭已隨蕭龍皊二人一同前往茫音島。”末離收了咒印,抬首稟道,“您看……?”

“呵,不枉本座這幾日的苦等。”柳影軒自顧自一笑,轉過身隱入迷澤的霧氣中。

“既然來了,自然要好生招待。”

……

“啊?未央去不了了?”聽了蕭龍皊方才的話,幽靜大為吃驚。

“嗯,他昨晚不知發了什么瘋,不光把帶來的一瓶烈酒喝了,連你帶的果酒也不放過。”蕭龍皊無奈地朝李未央禁閉的房門瞥了眼,“自昨晚到現在一直嘟囔著諸如報仇雪恨之類亂七八糟的話,我也只當他醉得不清。”

“可是,少一個人的話,會不會太過危險?”幽靜小心翼翼道。

蕭龍皊兩眼一瞇:“怎么?天不怕地不怕的靜丫頭這會兒倒是慌了?”這不過是調侃話,他繼續道,“若只是隨著今早前往迷澤的那些修煉者的路走,或許不會有太大的危險。除了那兩位實力不明的魔族,迷澤既沒有蛇蟲也沒有野獸,你大可放心。”

幽靜嘟囔了一句“正因為沒有野獸才慌啊”,但仍是跟著他一同走向迷澤。

“咦?七水劍呢?”見她如往常一樣負了兩把普通的鐵劍,蕭龍皊訝然問道。

“嗯……它自己飛回去了。”幽靜抓抓頭發,憋了半天還是老老實實道。

“……”

隨后二人竟一路無話,誰也不知該說些什么。不過迷澤的入口離茫音島的小客棧并不是很遠,約莫走了兩刻,二人就已來到入口處。

“誒?這里也布了傳送法陣。”幽靜圍著法陣走了一圈,驚奇道。

“把芷妖族的避毒靈藥服下,準備進迷澤。”蕭龍皊自己先服了藥,又將一個小瓶拋給幽靜,隨后便閃身入了法陣。

甫一進入迷澤,幽靜便皺著眉掩起口鼻。腐敗而充滿死亡的陰森氣息,讓她感覺非常不舒服,甚至連體內的元氣運轉速度亦慢了下來。

正當二人走出百余步時,幽靜頸上的玉佩倏然變得冰涼。幽靜握緊了玉佩,警惕地環顧四周。待感覺到一種異樣的殺意充斥在四周時,她握住玉佩的手不自地發起顫來。

這玉佩的來由,她曾問過蒼寒,而蒼寒的回答與霽青一樣:“這是潯少的玉佩。”言外之意就是“這是你那不明身份也不出現的親爹留給你的護身符”。

為何說其是護身符呢?每當有殺戮氣息靠近之時,帶著殺戮氣息人或野獸實力越強,玉佩就越涼。上一回她與蕭龍皊、李未央遭遇霽青偷襲之前,玉佩就已經涼似冰塊,而如今……她已不知道該怎樣形容這種溫度了。

她側頭望了望身旁的蕭龍皊,見他仍面不改色地行走在沼澤中,一時不知該不該提此事。

……

迷澤深處,一支受命行進至此的隊伍似乎也覺察到了這絲不同尋常的殺意,領隊的一名壯漢忽然住了腳步,轉身命令道:“都停下!這霧氣似乎不太對勁,大家不要走散了!”

他目光所及之處,隱隱站著兩人。聽聞壯漢的聲音,無形的威壓赫然平添一分,壓得所有人連大氣都不敢出。

“什么人在暗處!快快現身!”壯漢無法承受這威壓,他喚出一把大刀,壯著膽子怒喝。

“現身?睜大眼睛好好看看吧,本座就在你這無知之徒眼前!”

這聲音似從無盡虛空傳來,宛若天雷滾滾。壯漢的瞳孔縮了一縮,豆大的汗珠自他額上淌下,不多時便成了一股。

他僵著脖子,艱難扭頭,顫聲:“弟……弟兄們……這人物來頭似乎不小,我們是不是……”

“土熊,他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。光是這樣就嚇得你魂不附體,你還真是人如其名,土里吧唧。”壯漢身后的執扇青年大笑著打斷他的話,與此同時手中結出一個火印,轟然拍在地上。頓時熊熊大火呼嘯著撲向聲音來源。

“呵哈哈哈!是不是虛張聲勢,用你的賤命去感受吧!”

應聲,三股水流將沖天之火盡數驅散。隊中忽然發出兩聲慘叫,原來是兩人被水流透體穿過,經脈寸斷。

“這!”壯漢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,而執扇青年慌忙大叫:“愣什么!一起攻擊他!大爺還真不信他能架得住我們這么多人……啊!”

聲音才落,他的胸前便噴出一股殷紅的血,飛濺在空中,似乎被人用劍斬斷了心脈、剖開了心臟。

執扇青年哀嚎著倒地,如同垂死的魚般不住喘著粗氣。鮮血從他口中汩汩流出,依稀夾雜著內臟的碎塊。他忽然噴出一大口黑血,登時氣絕。

“哼!區區小蟲,根本沒有活著見到本座的資格!”那聲音冷冷一哂。

眾人見須臾即斃亡三人,縱使心態再好者也不免心中發怵,更不消說在場之人都并非久經生死的老手,大多是貪生怕死的跑腿子。感受到身旁的氣再度發生異樣的流動,立即有五人驚叫著倉皇逃散。

“死!”

只一字,足以震撼人心。不見對方藏身于何處,唯驚漫天碧色婆娑如雨下。數百片紛飛的柳葉在人與人間穿梭,慘呼迭起,一串串血珠散落當空,預示這死亡的獵殺。

轉眼,九具身首異處的尸體臥在血中,每一具的頭顱都被什么鋒利之物從喉珠處齊齊斬落,干脆無比。

而此刻,凌空無端響起錚錚的交鋒聲,匿在暗處的黑影輕抖手腕,一劍挑飛突襲自己的淡紫色長劍,隨后落在突襲之人面前。

“呵呵,你終于肯現身了啊!”手持沉孽劍,如霜白發飛揚,一身魔袍無風獵獵,眼中暗含殺意,這正是左護法柳影軒。

精彩評論:

這個作者(紅伊依夕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來寫個幾章,向讀者們道個歉,講出個理由來。什么離婚啊?什么在忙相親啊?不知道讀者的原諒后,等個幾天故態復萌,又斷更了!!!然后沒個幾個月你是不要想見到她了。這么一《公子,莫輕離》寫了好幾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猜你喜歡

  1. 資訊小說
  2. 書庫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澳门娱乐和信德集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