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 首頁 > 書庫 > 《江山亂》江山亂神醫狂后傾君醉 傲嬌受 江山亂Size Queen

更新時間:2019-09-29 16:14:03

《江山亂》江山亂神醫狂后傾君醉 傲嬌受 江山亂Size Queen 已完結

《江山亂》

來源: 作者:珠斛 分類:豪門 主角:夏意,趙爺

經典小說《江山亂》由珠斛所編寫的豪門類型的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夏意,趙爺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 第二天夏意按照規矩端著洗臉水進來了,看見還是昨天的裝扮就連嫁衣都沒有換掉,明顯一愣,晃神的把水灑了一地,替我不值道:“小姐,若是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第二天夏意按照規矩端著洗臉水進來了,看見還是昨天的裝扮就連嫁衣都沒有換掉,明顯一愣,晃神的把水灑了一地,替我不值道:“小姐,若是趙爺絕不會讓你受這種委屈的呀!”我急忙捂住了她的嘴,提醒她:“夏意,千萬別提起趙濤二字,若是其他人聽見了,難保會……”對她比了個手勢,她嚇的后退三步,我笑著安撫道:“以后別說便是了。”

此時老管家急匆匆的趕過來,只聽見“咚……咚……”的敲門聲,“少夫人,不好了,小姐在這兒胡鬧了!”

我開門問清楚緣由,原來在客廳大吵大鬧的丫頭就是上官燕,大帥的親生女兒,自幼被慣壞了養成了這種嬌縱任性的性格,但家里唯一鎮得住她的就是她那個“好哥哥”,對他哥哥也是崇拜的不得了,還說以后要嫁給她哥哥這樣的男人。在她得知少帥根本不是她哥哥時,更是不管不顧的跟在他左右,這件事也被大帥知道了,對少帥也沒有以前那么器重甚至讓他搬出府邸,和他那群部下一起去睡軍帳!

我聽著老管家避重就輕的回答中不禁冷笑,這便是你惹的情債為何要我來收拾殘局?

我踩著碎蓮步匆匆的趕去了大廳,未見其人先聞其聲,“上官臨風,你給我出來,你倒是給我說清楚!”

走到了大廳,看到了一位氣鼓鼓的少女,梳著馬尾辮,圓潤的臉上更襯出她的稚氣未脫。她見我上下打量她,怒目圓睜的回瞪我,諷刺的說道:“臨風哥哥身邊從來就不缺女人,其中也有不少超凡脫俗的。”頓了頓,轉了個聲調說:“但娶回來的,居然是你這樣……”雖然后半句沒有說出口,但她不停的圍著我轉,不時的發出“咦……咦……”的聲音,擺明了不屑。

我也不怒,少帥夫人這個頭銜我受不起也不稀罕,不得不跟她講一個既定的事實,“可到頭來他不就娶的不就是我這樣的人嗎?”有些事情我突然明白過來,我娶我就是個幌子,他想要證明些什么,或者想要遠離這個“小辣椒”,想要表明自己的立場……雖然不敢往下想,但還是猜到了絲毫,迷霧漸漸的撥開了,可為什么偏偏是我?

她聽了氣不過用力把我推倒,我才恍然驚覺從剛才紊亂的思緒中出來,夏意急忙扶起我為我理論,我擺擺手讓她鬧騰去吧!

夏意在我耳邊輕聲的說:“方才我差人去找孫副官,讓他去軍營找少帥,相信少帥在趕來的路上了!”我苦笑,他是肯定不會來的!

她見我不說話,更加肆無忌憚了,又說道:“娶回來又有什么用呢?我可聽說昨個一宿臨風哥哥可都沒有回來哦!”

我顫抖著拿著茶杯,強裝鎮定道:“少帥軍中事務繁多,趕不及回來自是再正常不過!”

她自是不信這種爛借口,咄咄逼人道:“我看未必吧,他心里根本就沒有你。不然隔著烽火連天千山萬水,他也會想方設法的趕回來!”

“啪!”茶杯不慎落下碎了一地,下人們連忙來打掃,她還嫌鬧的不夠大,繼續諷刺道:“你也是的,何必為臨風哥哥遮掩呢?昨天可是他的新婚之夜,他居然忙到來不及洞房花燭,讓你一個人獨守空房真是作孽啊!”

我忍無可忍了,氣不打一處來激動的站起來說道:“你去問你臨風哥哥啊,去問問他用什么卑鄙手段把我強娶回來的?”

她不可置信的看著我,退了一步搖頭道:“不會的……不會的……”轉念一想道:“肯定是你這個狐貍精耍了什么狐媚的妖術,迷惑了臨風哥哥!”

我聽到這句直翻白眼,什么邏輯啊!你以為你的臨風哥哥是什么好人嗎?你以為世界上的女人都像你一樣恨不得撲上去嗎?若沒有他我早就和濤哥成親了,若沒有他二哥也不會飽受牢獄之災,若沒有他我就不會來到這個鬼地方受你閑氣了。我越想越覺得委屈,一時站不穩,頭暈目眩的昏倒在地上。

模糊中看到風塵仆仆趕來的少帥,怒氣沖沖的呼了她一巴掌,她“哇”的一聲哭了出來,口中喃喃的說道:“以前我再怎么任性你都沒有打過我,今天你居然為了這個女人打我!”

少帥沉下臉不再去看她,趕緊打橫抱起我大喊道:“快去叫大夫!”底下的人連滾帶爬的出去找名醫為我看診。

她不甘心的攔住了少帥的去路,賭氣的說道:“我不許你抱著她,不許給她看診,不許你對她那么好!”

他陰鷙的眸子中充斥著嗜血的光芒,仿佛是來自地獄的阿修羅一樣,沉聲說道:“讓開!”她對上了他的眼,不禁打了個冷顫竟忘記了阻攔。

我在床榻上躺了多日也不見好,大夫也直搖頭。少帥沉聲問道:“先生,有什么話不妨直說!”

他嘆了一口氣道:“夫人這是心病,又加上路途顛簸染了風寒,所以才導致氣血攻心一病不起的!”

少帥英挺的眉擰成了川字,擔心的問:“那夫人何時才能醒過來呢?”

大夫無能為力的說:“我先開幾幅補氣的藥,至于醒不醒那也只能聽天由命了!”

少帥聽到大夫這么說,急得揪起他的衣領怒道:“你再說一遍!”

這大夫倒也倔強對上了他著火的眸子,重復一遍道:“心病還須心藥醫,縱使有再多再好名貴的藥材也救不了夫人的命!”

聽完這句話他像泄了氣一樣松開了手,怔怔的望著床榻上安靜的躺在那里的我。大夫趁著他晃神的間隙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,完全沒有剛才沖撞少帥的勇氣了。

身邊的人也紛紛下去了,只剩下他和我。他坐在床榻上緊緊的握住我的手,癡癡的說:“你不能死,我不許你死。這是你們欠我的,就算下地獄我也要拉著你一起去!”

精彩評論:

簡奧斯丁風格的19世紀西言,后記是全文精華,遠勝正文。私貨:我的單細胞鋼鐵直女思維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點——給我的心理陰影導致我看到類似情節就生理不適——同樣我也無法理解晉江評論區對子爵的批評,子爵不過做出面對潛在亂倫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應,就被指責為冷血。雷克薩和牧師真可憐,竟然在作者(珠斛)安排下喜歡這么一個視而不見的瞎子女主(夏意,趙爺),還被讀者嫌棄。結論:晉江的戀愛腦全部應該被送去社會主義改造。

猜你喜歡

  1. 資訊小說
  2. 書庫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澳门娱乐和信德集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