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 首頁 > 書庫 > 《海上明珠》海上明珠影城大寧店 百度云 海上明珠免費下載

更新時間:2019-09-28 16:19:57

《海上明珠》海上明珠影城大寧店 百度云 海上明珠免費下載 已完結

《海上明珠》

來源: 作者:滕肖瀾 分類:出版 主角:羅志,劉虹

經典小說《海上明珠》由滕肖瀾所編寫的出版類型的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羅志,劉虹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 姑婆過完七十大壽,在毛根友家又住了兩天。壽宴的菜還剩下許多,毛根友說怕浪費,讓姑婆幫著吃完再走。當然這是客氣話,主要還是留她住下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姑婆過完七十大壽,在毛根友家又住了兩天。壽宴的菜還剩下許多,毛根友說怕浪費,讓姑婆幫著吃完再走。當然這是客氣話,主要還是留她住下。這么冷的天,姑婆一個人回去,她又是節省慣了的,舍不得開空調,吃飯也總是隨便對付。毛根友不放心。

當年毛根友的媽媽得了產后風,沒及時治療,剛出月子便死了。毛根友爸爸是個粗手粗腳的大男人,根本不會帶孩子,是姑婆把他領回家,一口奶粉一口米湯養大的。也因為這個緣故,毛根友開口說話學會的第一個詞不是“爸爸”,而是“姑姑”。劉虹這個媳婦,也是因為姑婆一眼相中,他才定下的。

“是個過日子的樣子。”那時姑婆這么說。

劉虹的娘家舅媽是姑婆的同事。一個單位的,彼此知根知底。促成了這門親事。劉虹長得腰圓腿粗,說實話并不是討男人喜歡的那型,但毛根友沒什么主意,姑婆說好,他便答應了。姑婆說,女人頂頂要緊的,是持家的本事,外表長相都是身外物,就算長得像朵花,年紀大了還不是一個樣?這話后來姑婆又照搬給了毛慧娟。姑婆嫌李俊不像個過日子的人。男人呀,又不是養小白臉。好看能當飯吃?毛慧娟不是毛根友,這只耳朵聽了,那只耳朵便立刻出去了。兩人結婚時,姑婆向毛根友夫婦打了包票——這兩口子要能太太平平過上五年,算我看走眼。事實證明姑婆的判斷完全正確,不到三年,兩人便離了。簡直比鎮上的王瞎子還準。為這事姑婆很有些得意,卻不曉得毛慧娟在肚里罵了一千一萬遍“老巫婆,烏鴉嘴”。

毛根友在家里電表上動了點手腳,用十度電只走一度電。因此開空調一點兒也不心疼。家里像個大暖箱。姑婆住得很是愜意。人一愜意,話便愈發多起來。

“你啊,真是個大傻瓜,”她指著毛根友罵,“人家說讓兩個女兒都住過去,你就真答應了?看起來是各家一個女兒沒啥變化,其實啊,人家白白多了一個,成了兩個。你是一個也沒有了。”

“那邊不是方便嘛。兩個孩子都在市區上班,天天往封浜跑,活受罪嘛。”

“那你也不能答應得那么爽快。別的不說,你白白替人家養了二十幾年的女兒,這筆帳不能不算。”

“人家也幫我們養了二十幾年的女兒呀。”毛根友笑道。

姑婆聲音高起來:“我們跟人家能一樣嗎?人家什么條件,我們什么條件?人家養個女兒就跟養條小狗差不多,輕輕松松,吃吃喝喝白相相。我們是一家一當都撲上去的呀,真正叫撲心撲命。我們這種人家,養個小孩容易嗎?”

“姑婆,那你說該怎么辦,”楊莉莉在一旁插嘴道,“你現在讓她們回來,傻子才肯答應。”

“她們不答應是她們的事,關鍵是,你這個做爸爸的,不能傻乎乎任人擺布。不能讓人家覺得我們郊區人好欺負。問題出在你們自己身上。你們不吭聲,人家當然裝糊涂咯。”

“那——”毛根友猶豫了一下,“要怎么吭聲?”

“你問我,你自己不會動腦子?”姑婆有些火了,恨鐵不成鋼,“你自己想想,我們連開個空調都要偷電揩國家的油才舍得,人家會嗎?你外孫不是說了,那邊的房子都不用空調,地板下會滋滋冒熱氣,冬天可以赤腳在上面走。還有,慧娟以前在這里的時候,胃口好得像個男人,什么都吃,隔夜飯泡一泡,就著咸菜都能吃一天。可前天你看她吃什么了?動了動筷子就放下了,比林妹妹還要嬌氣。嘖嘖,也不曉得在那邊享什么福了。才半年不到,就慣成這樣。我還是那句話,毛根友,你現在是一個女兒也沒有了。就算嘴上叫你爸爸,心里面誰還會把你當自己人?”

楊莉莉俯在毛繼祖耳邊開玩笑:“看樣子,你姑婆是要讓你爸找那家老頭子去決斗。快快,去把你爸那支鳥槍拿出來——”毛繼祖皺眉,對她“噓”的一聲。

“現在不是都蠻好?”毛根友嘴里嘀咕著,“都蠻好的呀——”

“你啊,就是這副死腔脾氣,所以一輩子只能這么窩囊。吃不飽餓不死就是蠻好,對吧?人家天天喝茅臺五糧液,你喝一塊幾毛的零拷黃酒,也蠻好,對吧?嘖嘖,我也不曉得說你什么好。人家養條狗都有感情,你倒好,辛辛苦苦養了二十多年的女兒,被人家手指頭一勾就勾走了,你連個屁都不敢放。總而言之一句話——毛根友,你做人很失敗。”姑婆下了結論。

“姑姑,你這是說到哪里去了——”毛根友被她一頓搶白,有些訕訕的。

“姑姑講得有道理,”劉虹從廚房走出來,手還濕濕的,正手反手便往褲子上擦去,“當初我也是不大樂意,憑什么兩個女兒都給他們了?沒道理嘛。他倒好,二話不說便答應了,爽快得不得了。我也不好再說什么。”

毛根友推了她一把:“你也來勁了——”

“你就光會對我兇,”劉虹朝他白眼,“人家明擺著是強壓我們,欺負我們鄉下人。姑姑,你曉得我現在是什么感覺?就像買了件衣服,回到家不稱心,再拿過去換,結果被店里找理由扣下了,舊的拿走了,新的卻又不給我——就是這個感覺。”

“你這個比喻不是太貼切,但意思我懂。”姑婆點頭,“毛根友,你女人比你明白事理。”

晚飯后,姑婆放了話,說要親自到羅家走一趟。“這種事情越早解決越好,等再過幾年,一切都定了形,那時就拗不過來了。現在她們倆還是一星期回來一趟,等過幾年你試試,一年能回來一趟就算好的了!宜早不宜遲。我老將出馬,幫你把事情料理得妥妥當當的。”

毛根友兀自不明白:“姑姑,這事有啥好料理的?你到底想怎樣啊?”

姑婆跺腳,哎喲一聲:“真正是碰到赤佬了!這些話我翻來覆去地說,就算對著一只豬,只怕它也明白了。你真正是比豬還笨。拎不清。”姑婆不客氣地道。

毛繼祖也不明白,偷偷問楊莉莉:“到底姑婆是啥意思?”

楊莉莉哧的一聲,在白紙上飛快寫了幾個字,遞到他面前,“就是這個意思。”

毛繼祖朝紙條看去,見上面寫了“敲竹杠”三個字。“啊?”他吃了一驚。

楊莉莉把紙條搶過來,撕碎了扔到垃圾桶里。隨即朝他眨眼,輕聲道:

“你和你爸一樣拎不清。”

第二天,姑婆到底是沒有去羅家。鞋都穿上了,包也拿好了,被毛根友死活攔了下來。

“姑姑,算我求你了——”

姑婆其實本來也沒打算真的去。這招叫拋磚引玉。姑婆不介意做磚頭,毛根友也不是“玉”,叫“榆”還差不多——榆木疙瘩”的“榆”。姑婆覺得自己是實心實意地為侄子著想。一家子窩囊廢,總該有個厲害的人點撥一下才行。

姑婆年輕時候干的是護士。按說護士是該文文靜靜秀秀氣氣的,可姑婆不這樣。姑婆是那種讓病人一看就冒冷汗的類型。臉色難看,動作粗魯。可有一弊便有一利。病人怕了她,便也服帖了,好管了。讓他們吃藥便吃藥,早睡便早睡。讓他們往東不敢往西。一點還價也沒有的。姑婆因此在醫院里很有些名氣,反而討領導的喜歡。年年都是三八紅旗手。姑婆在單位里強勢,在家里也是如此。毛根友的媽去世后,她娘家人過來吵,說是婆家月子沒給做好,人不能白死,要討個說法。毛家人都是怯懦的個性,全靠姑婆一個人頂著,問他們,曉得她為啥會得產后風?姑婆說,她結婚前流過四次產,壞了身子,所以才得的產后風。姑婆這是戳到了他們的痛處。毛根友媽媽年輕時候作風是有些問題,在毛根友爸爸之前跟過好幾個男人。這么說其實也是坍毛家人的臺,可姑婆完全不管,甚至還從醫院里拿來了有關方面的書籍,證明這個觀點完全科學。娘家人灰溜溜地離開后,毛根友爸爸怪妹妹講話沒分寸,丟自家的臉。姑婆一點面子也不給他,“你現在曉得丟臉了?那剛才怎么躲在后面屁都不放一個?——給我走遠點!”

姑婆一輩子沒男人也沒兒女,獨自修煉得一身銅筋鐵骨,孫悟空似的。天不怕地不怕,什么話都敢說,什么事都敢做。可再敢說再敢做,終究也是螺螄殼里做道場,小打小鬧的。說到骨子里,是缺了些底氣。姑婆自己曉得,這底氣是什么。不過,也正因為缺了些底氣,才更加的不管不顧。不必計較后路的。羅家就不一樣。姑婆算得清清楚楚,這是筆好買賣。

姑婆把包放下了,鞋子也脫掉了,可人還是站在門口。非要親耳聽到毛根友打電話才罷休。

“你那張金口也該開一開了,”姑婆有些嘲弄地道,“要不要我給你撥電話號碼?”

毛根友坐下來,無奈地拿起電話。撥了號碼。

“喂?哪位?”電話那頭是個女孩。外地口音。

“請、請問,這個,哎喲——”毛根友結結巴巴,迎面瞥見姑婆鷹一般的眼神,嚇得手一抖,電話掉在地上,忙不迭拿起來,“這個,請問,羅總在嗎?”

羅志國接過小梅的電話,起初還當是哪個下屬,及至聽到毛根友抖抖豁豁的聲音“羅、羅總,你好啊——”不由得一怔,整個人本來陷在沙發里,一下子直起身子。倒也有些局促了。

“啊,毛先生。你好你好!新年好!”

溫筠在一旁聽見了,也是一怔,走近了。

“毛先生,有什么事嗎?”羅志國道。

“這個,其實

精彩評論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。作者(滕肖瀾)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。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,官斗就是拉幫結派,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羅志,劉虹)成為遼東省長,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。也許作者(滕肖瀾)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,氣魄還有思維。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,裝逼打臉,大大拉低整《海上明珠》的格調,真的非常可惜。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,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(羅志,劉虹),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。

猜你喜歡

  1. 資訊小說
  2. 書庫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澳门娱乐和信德集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