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 首頁 > 書庫 > 《江山一鍋煮》美女江山一鍋煮 誘受 江山一鍋煮平胸小受文

更新時間:2019-09-28 08:14:02

《江山一鍋煮》美女江山一鍋煮 誘受 江山一鍋煮平胸小受文 已完結

《江山一鍋煮》

來源:閱文集團 作者:劍道江湖 分類:武俠 主角:段譽,凌波

《江山一鍋煮》由網絡作家劍道江湖所著,終于迎來了精彩的大結局,段譽,凌波這兩位主角會有怎樣的結局呢?是悲傷或是喜悅或是幸福,這些懸念都將在這章精彩的結局內容中為你揭曉, 段譽是絕頂高手,早就看出劉病已沒有多少武功根底,只道他是個市井無賴,敲詐勒索,無非是想弄點銀兩來花花,沒想到一開口竟然是自己賴以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段譽是絕頂高手,早就看出劉病已沒有多少武功根底,只道他是個市井無賴,敲詐勒索,無非是想弄點銀兩來花花,沒想到一開口竟然是自己賴以成名的武林絕學。

這也是段譽的脾氣好,要是換作其他人,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。聽著劉病已的話,段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猶為不信地追問道:“你確信要北冥神功跟凌波微步?”

劉病已淡淡地道:“如果你想將六脈神劍一起給的話,我也不反對!”

段譽冷眼打量著劉病已,心中暗自疑惑,不明白眼前這個瘦弱的人為何敢獅子大開口,難道就不怕自己捻死他?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,莫非有什么把柄在他的手上?

想到此處,輕輕地吐了口氣,緩緩地道:“敲詐也好,勒索也罷,都得講資本,你的資本是什么?”

劉病已沒有直接回答,而是用手推了推鼻梁,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:“你是誰的兒子?”

雖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,但聽在段譽的耳中,無疑于晴天霹靂,面色陰晴不定,一股濃濃的殺意自雙眼中涌出,氣氛也在瞬間凝滯,顯得異常的沉悶。

大理段譽不但是高手,而且是做皇帝的人,其城府自然不低,深深地吸口氣,很快平復內心的震驚,將這股殺意又輕輕地抹了過去,淡然道:“朕自然是先王段公正淳之子!”

“你確信是段正淳的兒子,而不是段延慶的兒子?”劉病已似笑非笑,似Jian非Jian,學著段譽剛才的語氣問道。

這句話已經說得夠明白了,段譽原本平復的心頓時猛跳起來,這個秘密是他母親刀白鳳在臨死前告訴他的,他原以為這個秘密只有他一個人知道,沒想到眼前這個毫不起眼的小子……

想到這兒,右手拇指不自然地豎了起來,一股真氣已凝聚在少商Xue,發出嘶嘶地響聲,一股濃濃的殺意已在空氣中彌漫,看他的樣子,隨時要將劉病已撒成碎片。

劉病已當然知道段譽已動了殺機,更知道六脈神劍的厲害,因為在他敲詐勒索之前,曾經想過連六脈神劍一起敲詐的,后來想到這六脈神劍是大理的鎮國之寶,只傳段氏子孫,跟北冥神功、凌波微步這種泊來品有著本質的區別,縱算段譽貴為皇帝,也不能隨意處之。故在提要求時,特意取消了這一項。

這時見段譽已露殺機,而且要用的正是六脈神劍,如果他真要對自己下殺手,以自己現在的能力,估計連媽呀都來不及叫,就身首異處了。

但劉病已并不驚慌,因為在他來之前就已經想好了退路,面對段譽的沖天殺氣,仍是慢條斯理地道:“你千萬別想著殺我滅口,以我這么聰明的人,來之前能沒有準備嗎?”

段譽當然知道劉病已不會沒有準備,否則的話,六脈神劍早就出手了,強壓住心中的殺機,出言問道:“說來聽聽?”

劉病已淡淡地道:“很簡單,在我來此之前,早將這個秘密分散在十個地方,如果我在三個月內沒有回去,這個秘密將會大白于天下!”

段譽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縮了兩下,這件事做起來并不困難,他沒有理由不相信他的話,啞然道:“你就這樣自信在三個月內我找不到那些人?”

劉病已嘿嘿冷笑道:“他們并不是什么江湖人,也不認識你段譽,就算擦肩而過,你也絕對想不到秘密就藏在他們身上!”

在段譽的眼中,劉病已就是一個普通人,至少現在是一個普通人,一個普通人交往的朋友同樣是普通人,在茫茫人海中,讓你去找喬峰這樣的名人肯定非常容易,但讓你去找張三李四,難度就要大得多了。

劉病已見他半天不語,心里也并不著急,仍是慢香香地道:“是殺是留,你再好好琢磨琢磨,咱不急,咱有的是時間!”

段譽沒有說話,臉色非常的難看,當然,任何人遇到這樣的事,臉色都不會好看的,這還是段譽的脾氣好,要換做其他人,比如李元霸,早就一錘將你砸成肉餅了,哪能在此嘰嘰喳喳。

在段譽的心里,北冥神功跟凌波微步雖然重要,但跟母親的名節以及自己的地位相比,卻又是星星比月亮,野雞比鳳凰,孰輕孰重他當然分得清楚。畢竟這兩樣功夫都是他在無量山無意中得來的,拿來做封口費也未嘗不可,他不怕別的,就怕眼前這個無賴沒完沒了的敲詐勒索。

劉病已似乎瞧破他的心思,說道:“你放心,我劉病已不是一個貪心之人,狗急了會跳墻,兔子急了會咬人,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!”

這句話雖說無禮了點,但話粗理不糙,以段譽大理皇帝的身份,以及他在江湖中的地位,要弄死眼前這個劉病已就如同捏死一只螞蟻那樣簡單,對他的話又不禁相信了幾分。

其實以他現在的情況不相信又如何?不殺他就只能給他,望著眼前這個劉病已,從他的身上看不出一點會武功的痕跡,心念微動,伸出右手,扣向劉病已的脈門。

段譽的動作非常慢,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蝸牛在爬一般,對這樣的慢動作,劉病已同樣沒能閃開,右手脈門被扣個正著。

前后時間沒超過兩秒,段譽便松開右手,退回原處,事實上,以段譽的眼力,早就看出劉病已身上沒有半點內力,扣住他的脈門只不過是想更加確信而已。

當段譽更加確信劉病已絲毫不會武功時,內心深處忽地閃過一絲邪惡的念頭,北冥神功是一門非常高深的內功,除可自行修煉外,亦可吸引別人的內功,而且自身內功越強,吸力也就越大,是速成功夫中的速成功夫。

看這小子毫無武學根底,卻處心積慮想獲取北冥神功,他的目的自然不是從頭練起,而是看中了北冥神功的吸功能力。以他現在的內功根基,一吸別人的內力,必為對方所驚覺,到時縱算不一巴掌拍死他,也會一腳踹死他。

如此一來,也就省得自己殺人滅口了,以段譽的心Xing,原本是不屑動心機的,但這次是為母親的名譽,自己的江山,不得已而為之,段譽在心里是這樣來安慰自己的。

劉病已是何等聰明之人,從段譽扣他脈門開始,便知他在試探自己的內功修為,心里亦暗自偷笑。

“吸取別人的內力,當然有風險,好在本少爺早有安排!”

精彩評論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。作者(劍道江湖)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。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,官斗就是拉幫結派,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段譽,凌波)成為遼東省長,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。也許作者(劍道江湖)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,氣魄還有思維。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,裝逼打臉,大大拉低整《江山一鍋煮》的格調,真的非常可惜。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,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(段譽,凌波),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。

猜你喜歡

  1. 資訊小說
  2. 書庫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澳门娱乐和信德集团